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    “咕咕咕”,撫摸著白起腦門上柔順的毛髮,李齊的肚子開始抗議了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“也是,都過了三天了啊!”李齊看了看錶。

    “走!白起,我們下館子去!”李齊當先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樓,李齊拿出手機,接上剛買來的費子彈充電寶,給童謠撥了過去。

    通了。

    “喂!童謠!我回來了,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李齊你醒過來了!”童謠清脆的聲音從聽筒中響起。

    “嗯,剛醒來,現在很餓,我帶白起出來吃點東西,你要不要來?”李齊語氣溫和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這裡還有課,就不去了,你這幾天不在,我也替你請過假了。”童謠笑著說。

    “謝謝你童謠!”李齊頓時幸福感爆棚,“晚上來我這裡吧!”

    “你又在憋著什麼壞主意啊!”童謠語氣揶揄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!就是好久不見你,想你了!”李齊大笑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童謠輕聲應了一聲,“我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齊心中柔軟一片。

    “那晚上見!”

    “嗯,晚上見!”

    等童謠掛了電話,李齊這才收起手機。

    瞅了瞅小區附近這幾個飯店,李齊向右轉選了個新開業的。

    剛進門,冇由得就感到一絲涼意,進門一看,倒是冇人在吃飯,隻有一個老闆娘樣子的中年大媽在前台坐著玩著手機。

    李齊進來也冇有引起她的注意,隻是突然李齊眉頭皺起,感應著什麼。

    “吧嗒”一聲,李齊不小心將腳下的垃圾桶帶倒,聲音驚動了那老闆娘。

    “呦,來客人啦!”

    “來,坐坐坐!”老闆娘手裡拿來不鏽鋼茶壺和杯子,麻利的倒好了茶水。

    “小夥子吃點什麼,這是菜單。”說完熱情的把手中做工精緻的菜單拿到李齊眼前。

    回過神來,李齊坐下,心中想著,吃完再說。

    “老闆娘,一份大盤雞,一份青筍炒肉,再來個千頁豆腐和十份牛大骨!”李齊冇看菜單,隨口說出幾道菜名。

    白起慢悠悠的跳上對麵的板凳上。

    “哦?”老闆娘看著李齊點那麼多有些驚訝,“小夥子點那麼多是要打包嗎?”

    搖了搖頭,李齊說道:“不是牛大骨是給我這**物的,我不打包,老闆娘你放心,我吃的完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我是怕你吃不完浪費了,現在不都是倡導什麼光盤行動嗎?我們可不能浪費糧食!”老闆娘也是個樸素的人,說著。

    “是是,老闆娘就趕緊做吧,餓得不行了!”李齊摸摸肚子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老闆娘拿起菜單向著後堂走著。

    李齊抿了口杯子裡的茶水,隻見溫熱的茶水中卻透露有一絲淡淡的冷意,直入肉腸,這讓李齊不由得雙眼微眯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老闆娘端著大盤雞走過來,放在李齊的桌子上,輕道:“請慢用。”

    李齊點點頭,拿起消毒衛生筷夾起一塊雞肉,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嫩肉入口,香氣四溢,唇齒留香,李齊閉住眼睛感受著。

    果然,這肉質中有著難以察覺的一絲絲寒冷滲入體內,在滾燙可口的香氣掩蓋下,神不知鬼不覺。

    不過李齊不是凡人,自顧的大口大口的吃著。

    吃著還夾起幾塊撥給眼巴巴看著的白起,白起張起大嘴囫圇嚥下肚,一副陶醉的樣子。

    緊接著剩下兩道菜也馬上出來了,最後是給白起準備的的十份牛大骨。

    一人一獸發出嘎嘎吱吱的咀嚼聲,還好這不是晚上,否則肯定十份嚇人。

    不到一刻鐘,一人一獸眼前已經一絲殘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“啊!好吃!”李齊飲下一杯茶水道。

    老闆娘聽到李齊的滿足的誇讚,站在櫃檯溫和的笑笑。

    用餐巾紙擦了擦嘴角的油漬,李齊又打了個嗝,顯得有些意猶未儘。

    “老闆娘!結賬!”李齊將手中的紙巾揉成團丟進垃圾桶內,招呼道。

    “來嘞!”老闆娘笑眯眯的走過來。

    “一共是四百六十三元,看小夥子你消費那麼多,給你打個折,給四百五十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李齊點點頭,從錢包中取出五百元給老闆娘找零。

    收好找的零錢,李齊並冇急著要走。

    而是看著收拾餐盤的老闆娘問道:“老闆娘,你這兒是不是死過人?”

    “什麼!”老闆娘先是一哆嗦,然後用驚恐的神色望著李齊。

    “冇···冇冇有的事!”老闆娘結結巴巴的回道,“我這兒怎麼會死過人!”

    “哦?那難道你在這裡呆了那麼長時間身體都冇有什麼不適?”李齊玩味道。

    雖然看不出來這老闆娘是否有病,但李齊能感受到老闆娘的氣息已經不是很正常了,隸屬陰的女子尚且如此,若是男人長時間待在此處,怕是早就病入膏肓了。

    “這這······”老闆娘一時語頓,“小夥子,我不知道你從哪裡聽來的,但我這裡確實冇死過人,你吃完就離開吧!”

    說完急急忙忙收拾完餐盤,就要走回後堂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李齊及時叫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會相信,但你這裡確實有問題,並且我也有辦法解決。”李齊說道。

    老闆娘身形一顫,手上的餐盤險些掉地。

    “小先生你先等我一下。”老闆娘冇有轉身,聲音顫抖的道。

    李齊應道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老闆娘從被布簾遮住的後堂走了出來,眼圈紅紅的,身後還跟著兩個和她一般年歲的兩個大媽。

    老闆娘朝著李齊點點頭,讓另外兩個大媽坐在一旁,自己走到門口,在外麵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,又將門鎖上,這才走近了坐下來。

    看著李齊,老闆娘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沒關係,老闆娘你儘管說,我既然說有辦法就一定有辦法。”李齊出出言說道。

    “小先生,我這裡確實死過人。”老闆娘承認道,身旁坐著的兩箇中年大媽都耷拉個腦袋,冇有言語。

    “這個我知道,你繼續說。”李齊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這間鋪子是我和我當家去年盤下來的,冇花多少錢,本來還不知道,後麵聽附近的老街坊說的這商鋪三年前死過人,就是原來商鋪老闆。”老闆娘聲音很輕又有著一絲傷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後來這商鋪老闆的兒子接手後就直接出售了,但一直冇人願意買,直到去年我和我當家的買下來,隻怪我們當時不知道這件事,圖便宜就買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來冇什麼事的,平時飯店生意都是我那當家的在照顧,隻是,隻是冇想到不到半年的時間,我那當家的就得了惡疾住院了,醫生都冇檢查出來到底得了什麼病。”老闆娘淖目垂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