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年不見,時光並未在許秀華身上留下多少痕跡,她看起來並未有多少改變,還是一如既往的溫和秀雅。

看到韓雲蘿的車子進來,她便下了台階迎了上來,車子一停穩,她就上前替沈西打開了車門。

“二舅媽。”

“二舅婆。”

沈西和星星一同對著車外喊道。

許秀華一聽到她們的叫聲,就立刻哎了一聲,笑容滿麵:“你們可算是回來了,西西,好久冇見了。”然後又看著星星,滿眼疼惜,“星星,二舅婆也很想你,越長越漂亮了。”

然後又看著沈西懷中的小寶:“西西,來,把孩子給我吧,我來抱。”

來之前沈西才把小寶的事情告訴他們,冇想到許秀華一句話都冇有多問,就動作輕柔把孩子接了過去。

小寶也不認生,乖乖任由許秀華抱著。

沈西又替許秀華介紹了一下葉清歡:“二舅媽,真是我閨蜜,葉清歡。”

許秀華看著葉清歡也一臉笑意:“好好好,西西的朋友長得都和西西一樣漂亮,好孩子,快進來吧,一起吃飯。”

“謝謝二舅媽,那我就不客氣了,早就聽西西提起,她有個長得風華絕代的二舅媽,本來還覺得她騙我,今日一見,真是名不虛傳,果然美女是要和美女一起玩的。”

許秀華被逗的合不攏嘴。

韓雲蘿幫著沈西一起把行李提進了家門。

隻不過沈西剛進門,就和從二樓下來的楊玉珠打了個照麵。

兩年不見,沈西的這個大舅媽外貌上也冇多少改變,甚至比過去更為的珠光寶氣,就是望著沈西的眼神,並冇有一點兒歡迎的姿態,冷漠中還透著點厭惡。

沈西象征性喊了聲:“大舅媽。”

星星跟著喊:“大舅婆。”

豈料楊玉珠不但冇答應,反而還冷冷翻了個白眼。

許秀華連忙上前一步,對楊玉珠道:“大嫂,你來得正好,咱們準備吃午飯吧。”

“吃什麼午飯。”楊玉珠撥了撥自己前幾天纔剛剛燙的泡麪頭,“對著有的人啊,我吃不下,我約了小姐妹打麻將,就不在家吃了,你們自己慢慢吃吧。”

說完,她就扭腰擺臀下了樓,往外走去。

擺明瞭是不歡迎沈西的到來。

葉清歡氣得欲上前和她理論,不過被沈西攔住了,沈西衝她搖了搖頭,示意她不要衝動。

許秀華一臉歉意看著沈西和葉清歡:“對不起啊,西西,蓉珊最近出了點事情,你大舅媽心情不好,嘴巴苛責了一點,你彆和她一般見識。”

葉清歡撇嘴吐槽:“她那嘴巴哪裡是苛責了一點,簡直就是刻薄好嘛,而且眼睛還長在了頭頂上,拽的跟誰都欠了她兩百萬似的,還有那走路的姿勢,就不怕把腰閃了嗎。”

其實葉清歡想說的是,都一大把年紀了,還用得著賣弄風騷嗎?

沈西淡笑了一聲:“二舅媽放心,我不會放在心上的,我回來,隻是來看看外公和你們,過兩天我就走了。”

“過兩天就走?這麼著急嗎?不在家裡多住幾天嗎?”許秀華一聽沈西要走,就著急道,“你外公一直唸叨著你們,月月的事情,我們到現在都冇敢和他說,就怕他承受不住……”

,content_num-